☆。灰階色調°★

關於部落格
 傷痕 是不會消逝的記憶
    即便全新的一切
  • 129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yes tell the true.】



她說,"要不要解釋一下這幾個月來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變成這樣?"

"嗯?蒼老?"

她說,"感覺不一樣了,變的蒼老,或者,更正確的說是滄桑"

"就像藏了很多事在心底一樣"。






她說,"你怎麼了?還好嗎?"

"嗯?"

"感覺你今天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你,感覺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我說。

"很陌生。"

"給人一種很孤獨的感覺..."

"哪方面讓妳這麼覺得?動作、言談舉止還是氣質?外表行為不太真實?"我疑惑著。

"眼神,不說話的時候是氣質...。"

"噗。"我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因為很貼切。

連續兩天,兩個不同樣的人說了同樣的話,敏銳的人還是有的。


"像是眼睛很像看著很遠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樣?"我試著形容。

"嗯...空空的..."妳說。

"很深很深我摸不著你在想什麼...."




眼神,是個最不會說謊的東西。

而有些人,敏感敏銳的讓人意外。




很久沒有享受著安靜的校園,深夜總是特別美麗。

聽著妳說,也聽著我說。


然後完成了離開學校前的一個願望。

有多久沒漫步在校園裡,懷念著那些景色。




我會懷念的,謝謝。




繼續閱讀

【Splinter】


染紅了整個地毯,
沾滿了惡意,緊緊的束縛住眉間。
凌晨的寒意襲上了背。


眼前一片昏黑。


遮上慣用的面具,用手指勾勒出笑容。
如果那虛弱的微笑還能稱之為,

微笑。


什麼時後我不再感受到溫暖了,是從心跳停止的那天開始?
亦或我們死透的那天開始?

什麼時後眼底的笑容化為冰冷視線,感受不到快樂的疼痛,徒留了悲傷的冷漠。
迷失了,徹底的,徹底。


寂寞綑住了感動,白紙上渲染的黑,一滴滴的侵蝕。
漣漪慢慢的淹沒了一切。


那裏,信賴是安靜的。
那裏,愛是沉默的。



開始記不得了,過去累積的那些美好。


如果痛可以醒,
那為什麼我再也感受不到痛了?


如果你們再也找不到我了,
再見也只是以你們的記憶活著。



請看著我,告訴我,

你看見了什麼?


忽然懂了,
所以,忽然什麼都不懂了。


--

逃進荊棘的刺蝟,凋謝的花瓣是最後的安慰。

繼續閱讀

【冀】




如果那樣的思念是無法戒掉的癮,
那麼也許將愛凍結在回憶,讓未來笑著品嚐。


有些決定,是自己一個人必須堅持的。


即便我們老了,倦了,累了,哭了,笑了。


Maybe there is no promise.
也許沒有承諾。
I am still here.
但我就在這裡。




下輩子,無所謂。
因為,只有這輩子。




--
火紅綻放的枯萎,燒盡一切的糾纏。
結成果的笑,是最後的淚。

軀殼,僅僅不過是。
沒有,所謂。
白晝,黑夜。
永遠,永別。


繼續閱讀

【光霧粼粼】



大霧侵襲的夜晚,
昏黃的街道零時,

任憑自己浸泡在濕潤的寂寞,一切迷茫。

那樣的浪漫誘人,
直至黎明,


散去。

繼續閱讀

【Lie】N

LiNe。

如果另一端的平行線看到了,
會被慘罵吧,如果。


過敏的氣溫,季節,記憶,我會用忙碌來淹沒。

在乎與付出,我倦了,也厭。眷了。


讓自己過得開心比較重要,


有時候你...
繼續閱讀

【Tower】

只剩一半的靈魂不斷的相互碰撞著
早已習慣低溫的雨水,冷冰冰的末梢。

清醒時如同你們陌生而熟悉的自我。


如果海上迷失的人,還在等候著回應
也許,燃燒生命即便不能成為太陽

也能成為靠岸的方向吧。


扯下青春任性的結成想要的笑容。
亂無章法的踩著屬於自己的步伐。


笑的讓人暖些,暖些,就夠了。











我會應你的。





繼續閱讀

【枯萎】




人情世故。
剪不斷理還亂?

那不是以目前的自己能夠介入的,沒有所謂的立場。

所以呢?然後呢?

躲在鏡片泛著淚的紅色眼睛
繼續說著。


依然笑呵呵的,依舊的作風。


沒有誰恨誰。
真要說的話,只有誰對不起誰?


而,又能做什麼?


曾經希望過的,自己不用有情緒,
能夠紓解分擔他們的,就好了。
能夠讓他們不用那麼難過,就好了。

做為盾,做為支撐,而不是因為誰的悲傷誰的傷害而成為矛。

對誰都不是。


聽著,解嘲著,無奈。


無奈。









那是我唯一的恨。









--

火紅綻放的枯萎,燒盡一切的糾纏。
結成果的笑,是最後的淚。

軀殼,僅僅不過是。
沒有,所謂。



繼續閱讀

【需要】


不曾停過的雨水

不斷重複的落在空洞的眼神

漸漸失去溫度的,

除了身體,心跳,還有呢?


無痕的黑夜抹去了誰的微笑,

缺陷的月,


緩緩的淌落在寂寞的懷抱。

冰冷的。




繼續閱讀

【倦】

倦了。

何不就這麼枯萎,那種莫名的另一半的眼淚
就跟著過敏一起葬在這個城市。


反正,鮮少有陽光灑落在空洞裡的。


已經冬眠的夢就不必再醒來了。
沒有記憶的墓也不需要悼念了。



只是空無一人...
繼續閱讀

【火紅的,不再只是玫瑰。】

<div style="text-align: left"><img src="http://pics25.blog.yam.com/21/userfile/I/Isezuya/blog/14b649ba6152dc.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冰冷的地板,

失溫的心跳,

枯萎的玫瑰,

徒留的刺蝟,

再多的眼淚,


也結不成,






回憶。





繼續閱讀
冰冷的地板, 失溫的心跳, 枯萎的玫瑰, 徒留的刺蝟, 再多的眼淚, 也結不成, 回憶。 " meta-author="Isezuya">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