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階色調°★

關於部落格
 傷痕 是不會消逝的記憶
    即便全新的一切
  • 129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戒】狩墓

做不到的承諾,那麼丁點微不足道的堅持。

口口聲聲的愛,如過眼雲煙。

聽起來可笑,不過無所謂了。

都是一樣的。

一樣。




關於,那些。

全葬了吧。




不是不懂得,只是懂了。





『不____』。


繼續閱讀

【月夜】

環繞著的淡淡菸草香,

雪茄末透出的濃烈瀰漫,

天空很清很清,很清

我忘了閃過的音符怎麼哼。

海邊很靜很靜,很靜

你忘了未知的旋律該怎麼停。


啜一口不健康,吐一口不快樂,你們說。

但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那不是。


繼續閱讀

【I am so sick.】

好久不見的炙熱陽光,

曬不去的煙硝,還瀰留些難過

路過熟悉的月台,

卻不見往日的笑容,

雷鳴烏雲下淋漓盡致的走了一場大雨,

安安靜靜,


在高聳的十字前掛上微笑




【我回來了。】
繼續閱讀

【冤罪】

編輯
【冤罪】
Sezuya Chu 溡寫於 2010年7月1日 4:09


有一種人,嘴巴上說的自以為很清楚

實際上自己卻什麼都不懂。


有一種人,表面上似乎什麼都不懂

實際上卻比誰都還清楚分寸。



你所背負的不公,

名為,







【冤罪】。
繼續閱讀

【ChaSe】chasing,Seventeen。

<object width="640" height="38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D_RSaphYav4&hl=zh_TW&fs=1&"/><param name="allowFullScreen" value="true"/><param name="allowscriptaccess" value="always"/><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D_RSaphYav4&hl=zh_TW&fs=1&"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640" height="385"></embed></object>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
沒了那樣懦弱的權力。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
慢慢想不起來那樣的笑容。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
重要的從來就不是自己。

我忘了。


所謂的堅持,所謂的藝術,所謂的Artist。
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不用在意這個社會,不用在意這個世界。

詮釋自己的理念,詮釋。

如同人生。



淋漓盡致的痛苦,誰懂?



Close eyes,Smile,


as same as Past。



"Keep going."

the last words you left to me.



孱弱的餘火,等待燒盡前世。
現實,不過是可笑的無奈。

高處不勝寒,承受的要更多。
更多的孤獨。

在復歸的街道上,
曾經輝煌絢爛的,不過如此。


於是冰封,純真。
殘存。

那是僅能守候的約定。



即使,終究會消逝。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

"我想我也不記得了...也記不得了..."

"只希望你們還是會笑著"

"以及"



"我們。"







【Soundless Voice】

【我們從來就不曾被誰馴養。】



繼續閱讀

【枷鎖】

有時候,不是自己侷限住了自己。

而是為了保護別人不受傷害,

才會出現的牢籠。






"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




似乎聽到你的聲音,

雖然最好不是。



因為那是還能保留...
繼續閱讀

【Lament Shadows Inscription Of Life】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墓
那裡下著冰冷的雨,沒有陽光。

荊棘織成的門,裡與外同等的。


如果可以,那裏不需要擁抱,不需要溫度。
撐起傘,帶把花束,蹲在碑前輕輕的放上。

撚起火,靜靜的用一根菸的時間陪伴著悼念。
雨便會下著慢些,下著小些。


有時候,門後的世界深鎖著。
是怕傷害,而不是被傷害。


有時候,我們逃亡。
是因為深知,失控的言語比現實來的更加銳利。


滿是荊棘的象牙塔裡,沒有沉睡的公主,也沒有童話裡的王子。
心底的漣漪,也許只是無止盡的漩渦。



如果太陽依舊高掛,又有幾人注意的到光影變化。
耀眼而燦爛,腳下的影子,也就不再那麼重要了。


如果依舊揮舞著生命,一起笑著活著
炙熱且旺盛,那麼眼底的寂寞,也就不再那麼重要了。



是而非,非而是。



如果,不只是如果。
永遠也不再會是為什麼。







繼續閱讀

【太陽月光】



一句"我們並沒有干涉你,從來就沒有管你"

重重的敲醒了我。

而重點卻也在你們"相信",相信。


暴殄了天物也好。

太過單純也好。


帆說過:"心思細膩又善良柔軟的人必定承受極大的痛苦。"


限制的鎖,鑰匙一直在自己手上。

因為並不想要某些東西醒來,

至少在我們還沒有絕望,還能夠承受痛苦的時候。


所謂的代價,早已沒了陰晴圓缺。



因為,如同死者的心。


還可以相信,這世界並沒有太爛嗎?





繼續閱讀

【No more LiEs】




"元,你總算學會抽菸了...."
[檹...妳確定嗎?]

男子的臉龐雖然被烏黑的秀髮遮了半邊,帶點磁性的來源是熟悉的笑容。


那樣的燦爛。
卻如同死寂。


[為什麼?]
輕聲淡淡不帶一絲疑惑。
"你一直都應該是,從那天起,你跟她都應該是..."


[呼~~~]
元朝天空吐了一口長氣,沉沉的望著。.


[如果是以前的他的話,會像從前一樣點著菸陪我們吧?]
[只是默默著燃燒著。]


"不抽,是他的原則,我還記得,而元你也是..."檹的表情帶點淡淡的惆悵。


[只有雨天。]

[如果妳走過了死蔭的山谷,人性也不過如此。]


[凡是歌頌愛的,一切都無意義。]
[最終,還是就這麼的走了。]


[留下的,除了謊言,什麼都沒有。]


曾經,完完整整的被摔個粉碎。
於是,用謊言塗抹在真實上的假象,世界依然運做著。
我們的存在不過就是可恨的玩笑。


"可憐的孩子,你為什麼就不能多相信別人一點呢?"


元給了一個深深的微笑,眼角都彎起的那種。

檹皺起了眉頭,卻沉默。



沉默。



"雨天的時候,總覺得你像他,但又像是另外一個人。"


"只有雨天的時候。"檹特別強調了一次。



灰色的天空,冰冷的雨水,曾經溫暖柔和的眼神,變得冷調無情。
雨聲滴答滴答的敲,卻感受不到任何心跳。
彷彿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因應其他人般的存在。


如此陌生而遙遠。


[怎麼了嗎?幹嘛用這麼哀傷的眼神盯著我看?]元依然嘻嘻哈哈的笑著。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傷害自己!!!?"檹大叫。

"就像沒了心一樣的無所謂!!!"




[別這樣,不是妳的錯。]


雨依然在下。




[只要記得,不要背叛我就好,那就夠了。]

[如果,你們在乎我的話。]


元抱著檹淡淡的說著。



"對自己好一點!!大家都會陪著你!!"

"世界並沒有殘破到那麼糟!"



捲曲著的悲傷。



"雨過,會天晴的!!"




也許有天也會平復的吧。



如果,醒來的是雪,而不是我就好了。



[嗯,雨過,會天晴的...]





"那就讓我成為太陽吧..."






繼續閱讀

【如同生者的笑,死者的心。】

<div style="text-align: left"><img src="http://pics25.yamedia.tw/23/userfile/I/Isezuya/blog/14bccd0978673c.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你的名子不是帶刺的玫瑰,而是攀附在凍結火焰上的,

鮮血薔薇。


我撕裂的眼淚不是傷口,

你承諾的謊言只是悲傷。


穿過不再躍動的心跳,卻忘了,早已不再跳動。

妝點上溫暖的笑容,還記得,不斷盛開。



焚燒的靈魂驅走了陰冷,

太過靠近不過是灼傷了彼此。



擁抱住的心牆橫跨了海洋,

奔跑著的距離背馳了感動。




曾經,我依你的名宣誓
















永遠。





繼續閱讀
你的名子不是帶刺的玫瑰,而是攀附在凍結火焰上的, 鮮血薔薇。 我撕裂的眼淚不是傷口, 你承諾的謊言只是悲傷。 穿過不再躍動的心跳,卻忘了,早已不再跳動。 妝點上溫暖的笑容,還記得,不斷盛開。 焚燒的靈魂驅走了陰冷, 太過靠近不過是灼傷了彼此。 擁抱住的心牆橫跨了海洋, 奔跑著的距離背馳了感動。 曾經,我依你的名宣誓 永遠。 " meta-author="Isezuya">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